www.qy600.com

我在等我妈妈,奥雷特情节·长板凳上的罗娜


2016-08-01
 

  我在等我妈妈,奥雷特情节·长板凳上的罗娜   

“亲爱的,你怎么在这?”女士打量了罗娜之后停在她面前,俯身轻声问道,”,

她无聊着,把戴着手套的手硬塞进口袋里,费力地拿出一小块叠着的棉布,再打开来,里面包着一个很精致的玻璃球,里面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种子,居然露出一小点,很难看见的一小点绿芽。   

一只白鸽停在罗娜的小小的肩膀上,把嘴巴里衔着的几颗新鲜草籽扔进她的手心,然后又在罗娜粉红色的衣领上蹭蹭羽毛,扑棱几下又飞走了。草籽散落在罗娜的手掌上,神奇地带着温度,仿佛把这个春天的生机都落地扎根在这双干净的、柔软的小手上。   

一个年轻的女士经过罗娜坐着的长板凳。她穿着花彩斑斓的长袖裙,加上一件浅绿色的薄外套,手里捧着一束沾着露珠的、不知名的花。   

“亲爱的,你怎么在这?”女士打量了罗娜之后停在她面前,俯身轻声问道。   

“哦,我在等我妈妈。”罗娜朝她笑笑。   

女士抬眼向周围看了一圈,只有几个晨跑的年轻人,并没有罗娜所说的母亲。她微微皱了皱眉,又问道:“那你妈妈去哪了?怎么能放你一个人在这?”   

罗娜依旧甜甜地笑着,两个徐回家洗澡!”   

太太边念叨着边把男孩拉走了。   

罗娜晃晃耷拉着的两条小腿,她想起曾在某个夏夜听过的吉他曲,就像夜空上倾洒的银河,缓缓而泄,每个音都是轻轻摇动着的。   

一团团蜷缩着的落叶打着旋从罗娜脚下移过,她觉得今天好像又变凉了些。人群在匆促的脚步里,从零零散散的小队伍,变成稀稀疏疏的几个灰点。这个黄昏在越来越远的大雁和渐渐变暗的霞光显得有些萧瑟。罗娜坐在长板凳上,低着头,正专注地揪着毛衣下边的一个个小毛球。   

拄着拐杖的老太太提着袋长条面包慢吞吞地走过,经过长板凳时,在罗娜旁边坐了下来,发出“哎呦”的舒服一声。   

老太太捶了捶大腿,“走了一路真是累呀。”   

“需要我帮忙吗?”罗娜微笑着问道。   

“谢谢你呀,亲爱的,我这把老骨头可真是被折腾得厉害。”老太太咯吱咯吱地笑着,“不过还行。”   

“这么晚了,你怎么不还回家吃饭呀?”老太太眼角的鱼尾纹深得就像枯叶上的脉络。   

“我在等我哥哥,他去帮妈妈买果酱了。家里的苹果酱今天早上被我吃完了。”说完罗娜有些害羞地笑了笑,调皮地伸出小舌头。   

“这样埃”老太太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甜甜圈,给了罗娜。   

罗娜道完谢,老太太就又慢吞吞地从长板凳上起来,再慢吞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罗娜咬了一口甜甜圈,嘟囔道:“是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埃”   

罗娜用戴着手套的手,扫掉长板凳上的一层小雪,然后坐了上去。寒冬的季节里,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影,消失在摇摇晃晃飘下来的几片雪里。光秃秃的枝头挂着垂下来的冰雪,晶莹剔透,泛着昏暗冬天里少得可怜的亮光,像是艾莎施的魔法,可是没有歌声和旋转的舞蹈。   

这个寂寥的冬天,没有人经过这里。   

罗娜吸吸鼻子,裹紧脖子上绕了三圈的围巾,可是冻得通红的脸颊还是露了出来。   

她无聊着,把戴着手套的手硬塞进口袋里,费力地拿出一小块叠着的棉布,再打开来,里面包着一个很精致的玻璃球,里面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种子,居然露出一小点,很难看见的一小点绿芽。   

“明年还是会来的吧?会来的……”罗娜喃喃几句,又把玻璃球小心地包好,费力地塞进口袋里。   

然后,她坐了好久好久,就像她之前一样,坐了好久好久,久到她都不记得了。   

“哦,我在等我妈妈,

拄着拐杖的老太太提着袋长条面包慢吞吞地走过,经过长板凳时,在罗娜旁边坐了下来,发出“哎呦”的舒服一声,

“谢谢你呀,亲爱的,我这把老骨头可真是被折腾得厉害,光秃秃的枝头挂着垂下来的冰雪,晶莹剔透,泛着昏暗冬天里少得可怜的亮光,像是艾莎施的魔法,可是没有歌声和旋转的舞蹈。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