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qy600.com

缠绵不断,冷漠的心事


2016-07-31
 

  缠绵不断,冷漠的心事   依然脸色不变,听着清风水声缠绕,似恼似愁,缠绵不断,我记得曾经看花开花落,手指抚过每一片绿叶的时候,我也是满怀心事,将心事化雨,洒在心中那一片无迹的烟江里,而我也渐渐沉默不语,藏起心事,已不是关乎风月的美好,有的只是年岁渐长的自然觉悟,有的只是我的知趣冷漠和无法表达的落寞。   

心事是一段婉转不能言语的话,是一点纠结不能化字的墨。   

每一个怀着心事的女子都应像是行走在溪水深深的小河里,赤足而立,水暖自知。脚掌能感觉到溪底浅石的形状,或钝或尖,微弱的传至心里。依然脸色不变,听着清风水声缠绕,似恼似愁,缠绵不断。心事二字,应该是美好的。是一个柔软的秘密,在清凉的溪底感受着水流过的痕迹,不说不语。   

在清晨醒来,在路途上,看着行人纷纷,就像是闯入一片布满心事的风景,我自以为是的窥探似乎是把自己的心事让别人一览无余。有奔走匆忙的陌生姑娘,也有行路从容的年迈老人,或许那位姑娘和我一样正赶着最近的一班公交车,或许那位老人曾经颠簸半生,老来安稳。身边每个人的心里都隔着一张脸,脸上表情莫变,心中思绪难猜。   

每当换乘公车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的站点,车上大半的人都会涌向下车口然后涌向一个大门口,就像是一场交易般,人们丢掉了心事,带着一张没有变化的脸被运输着。而我在这里,暂时的侥幸,其实或许我在跟我一样喜欢窥探心事的人眼里是不是同样的没有表情、没有心事。我记得曾经看花开花落,手指抚过每一片绿叶的时候,我也是满怀心事,将心事化雨,洒在心中那一片无迹的烟江里。那样的心事太过美好,像自己酿给自己的一场醉,不碍事,且留有余地。当无聊时,将心事拿出来晒一晒,醉一场,又从豆蔻年华时梦一回。慢慢长大,心事却渐渐由不得自己,在这一场酿的酒里,再也不能挑三拣四,味道苦涩或是甘淳都需要自己一一饮下,终究不由人,心事只需越埋越深,已经不愿再想起。   

陌生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有的吆喝着让乘车的,有的吆喝着让买房的,有安静不语默默擦肩的,有眼神飘忽打量一下的。谁也没有记住谁,你看不到我的匆忙行走,我也没管你的生存不易。   

如果我怀着心事,我不想和你说话,我只想沉默的感受着来自心底的那眼小溪,那是我失去已久,是我在越走越远的路上想要重新寻回的风景。或许在你沉默不语的时刻里,我正悄悄的看着你,看你纠结在怀,却无从言语,看你收起满腹心事却有满眼笑意。而我也渐渐沉默不语,藏起心事,已不是关乎风月的美好,有的只是年岁渐长的自然觉悟,有的只是我的知趣冷漠和无法表达的落寞。   

或许我还有会有看花看风的小女儿心事,或许我在和你谈起的时候,一笑而过,而你没有在意,那是我曾经的天真与灵动,你不会再见我曾经那样透明的心事,你看见的只是我心中藏事,笑意深深的脸庞和我一脸无谓的从容和我收起来的感伤。   

最终有一天我和你擦肩,彼此藏着心事,是漠不关心的心事,冷漠的心事。   

心事是一段婉转不能言语的话,是一点纠结不能化字的墨,

在清晨醒来,在路途上,看着行人纷纷,就像是闯入一片布满心事的风景,我自以为是的窥探似乎是把自己的心事让别人一览无余,那样的心事太过美好,像自己酿给自己的一场醉,不碍事,且留有余地,慢慢长大,心事却渐渐由不得自己,在这一场酿的酒里,再也不能挑三拣四,味道苦涩或是甘淳都需要自己一一饮下,终究不由人,心事只需越埋越深,已经不愿再想起。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