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qy600.com

徐莉流落河南,大江之子 二十 节外生枝


2016-07-31
 

  徐莉流落河南,大江之子 二十 节外生枝   他一边苦苦思索一边喊叫:“小熊哪!马上要开批捕大会,你赶快写几幅大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立大功受大奖!’‘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字要写大一点!笔画要宽一点……完了通知排以上头头到支部车开会,

三排长江友文一脸严肃,

“那还有假?”麻桂蓉一本正经,耷拉着黝黑的脸。   

想起装轨事故曲书记就心惊肉跳,他十分清楚自己的角色……当务之急是该如何处理好这起大事故、又使自己不担责任。他一边苦苦思索一边喊叫:“小熊哪!马上要开批捕大会,你赶快写几幅大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立大功受大奖!’‘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字要写大一点!笔画要宽一点……完了通知排以上头头到支部车开会。”   

小熊叫熊炳,和谷越春同街坊还是初中同学。铁路招工时谷越春分到建筑队,熊炳分到大修队当了镐把手。后来谷越春调到公安局,别说他,整街坊的青年人心里都有点“不舒服”。   

熊炳长方脸,八字眉,相貌并不丑。就是黝黑的脸上散落几颗稀麻子,加上为人狡诈阴倒搞”很不讨人喜欢。文化大革命中跟着曲要斗造反却很受赏识,曲要斗提书记后,他便留在身边“以工代干”张罗事务。   

看到当公安的老街坊、老同学突然是“有问题”的人贬到大修队劳动改造,心想人生怎么这么巧:当初你满街风光,我整天窝在山沟没人看得起,找个老婆也是农村人……今天就要叫你瞧瞧我熊炳的能耐了……   

都说“大修队是‘劳改队’”也不假:早先来了个“历史反革命”牛桂兰,接着来了个“反动权威”邺化英,后来又来了个“走资派”汪怗浦,还有“反革命”姚钟秋,现在又来个更年轻的谷越春。凡是劳动改造的人都送到这里来,大修队不是劳改队是什么?   

各排的头头们陆陆续续到齐了。他们知道会议的内容是什么,谁也不讲话,没准儿谁伸脑袋谁挨熊。   

曲要斗不停地抽烟,右手三根手指熏得焦黄发糊。连长汪可亮、副书记。况子树两人都埋头看什么材料。   

熊炳殷勤地给每人都斟上一杯龙井茶,他知道今天研究怎么处理装轨事故,也知道曲书记很难办,因而他必须小心伺候好所有的人,让他们沿着曲书记考虑好的路子走……   

看看气氛是这样的凝重,曲要斗的开场词也顾不上了。他掏出一盒“星火”烟甩给每人一支,烟酒不分家嘛,咱是一家人……不一会儿,满车厢烟雾缭绕,连人的脸都看不清。   

见大家过了几口烟瘾,曲要斗清清嗓子开了腔:“同志们,今天咱们开个很重要的会,研究阶级敌人谷越春破坏‘抓革命、促生产’、致使发生装轨大事故的处理报告……”   

话未说完,大家不约而同抬起头,七八双眼睛直望着他。   

三排长江友文一脸严肃。他说:“老曲呵,我看这‘调子’还不能这样就定了吧?”   

曲要斗就知道这老江会找他的碴儿,冷冷地说道:“这不是俺个人定嘞,是经支部研究定嘞。”   

江友文也不退让:“支部也要‘实事求是’,这是毛主席说的。”   

对谷越春的处理决定是曲要斗动了好大的脑筋才完成的。多年以来,他从许多纷纭复杂的事件中逐渐悟出了一种百用百灵、类似于摄影技巧的“高调法”处理:不管什么问题、什么性质,只要和政治挂上钩、把所有责任一股脑儿推给阶级敌人,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从而有力地掌握主动权和控制权。对这次装轨事故,说是阶级敌人谷越春跳出来捣乱破坏,谁敢说个“不是”?至于他自己的责任,可以从文字的堆砌中巧妙地减轻甚至避开。这样,既处理了事故,又推动了革命,可谓一箭双雕!他胸有成竹地喊:“小熊,把材料念念……”   

熊炳像一条哈巴狗应声而到。这材料就是他写的,他接过材料,毫不打哽地念道:“大修三连关于对阶级敌人谷越春破坏装轨、造成重大事故的处理报告……”唸完标题,他停了一会儿,看看在场的人没反应,他继续唸道:“在全国一片大好形势下,铁路大修三连在小寨车站装载25米‘50’重型钢轨,监督劳动的阶级敌人谷越春乘拿橇棍托轨的机会破坏生产,行动故意迟缓,不及时将撬棍搭上平板车托住钢轨,致使一头钢轨滑落并带至全部垮下平板车,当场砸伤3人……阶级敌人谷越春公然跳出来猖狂反朴,以破坏生产来破坏革命罪大恶极、不堪改造^声说:“军代表,我犯了罪,犯了大罪呵……”   

“什么事情,你慢慢说清楚。”军代表说。   

“啥大罪呵?可别在这乱糟糟呵麻大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曲要斗特别担心再出什么乱子。“啥事儿也不能当着军代表说呵!这个‘老杂毛’!”他心里骂道。   

“军代表,俺犯了大罪:1942年,我活埋过10个八路军,吃过3个人心……”   

军代表,曲要斗,在场所有的人顿时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麻桂蓉!这是党支部!不是‘马大哈’的地儿!”曲要斗严厉地训斥着他。接着对军代表:“没事儿,这人差根筋,别理他……”   

军代表慢慢给麻桂蓉倒了杯水,说:“麻师傅,不要急,你再说清楚一点,是怎么回事。”   

麻桂蓉认认真真地说:“1942年,国民党和共产党打仗时,俺在老家活埋过10个八路军,还扒开3个人心给吃了……”他仍然这样说,在场的人无不大吃一惊……   

“真的?”曲要斗紧皱着眉问。   

“那还有假?”麻桂蓉一本正经,耷拉着黝黑的脸。   

曲要斗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清理了阶级队伍时间这么长,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漏掉了血债累累的历史反革命!大家丝毫不敢马虎,一面将麻桂蓉严密看管起来,一面赶忙派人到团部查阅他的档案……   

档案记录:麻桂蓉,男,河南辉县人,1920年生,文盲。1936年抓壮丁到国民党某部,1948年被解放军俘虏遣送回家。1964年招民工修建“成昆铁路”,1967年转鄂北铁路大修队。家庭成员:妻子徐莉,女,河北保定人,1931年生,高中文化程度。1947年嫁国民党某部团长xxx,1949年xxx战死,徐莉流落河南,1952年改嫁麻桂蓉。女儿徐露,1960年生,生地不详,系徐莉抱养……”   

谷越春的问题暂时挂着,得立即组织力量到麻桂蓉原籍调查……“要是既打击了阶级敌人谷越春,又挖出了埋藏这么深的阶级敌人麻桂蓉……”曲要斗突然又得意地想,“这是大修三连狠抓阶级斗争的伟大成果!”   

都说“大修队是‘劳改队’”也不假:早先来了个“历史反革命”牛桂兰,接着来了个“反动权威”邺化英,后来又来了个“走资派”汪怗浦,还有“反革命”姚钟秋,现在又来个更年轻的谷越春,

江友文也不退让:“支部也要‘实事求是’,这是毛主席说的,

熊炳像一条哈巴狗应声而到,

曲要斗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清理了阶级队伍时间这么长,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漏掉了血债累累的历史反革命!大家丝毫不敢马虎,一面将麻桂蓉严密看管起来,一面赶忙派人到团部查阅他的档案……。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