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路

不敢看我,鞋


2016-07-27
 

  不敢看我,鞋   

我没有去追雪,转身去往xx街,

”哈哈哈哈哈“我和老伯相视大笑,”我边说边用左手按着腰艰难地直起身子。   

”那个,我……,我想要一双鞋。“   

走在我身后的雪停了下来,两只小手捏着衣角,头微微垂着,不敢看我。   

”真的?!”雪很开心的样子,抬起了头,但这样子只持续了一会。随即,雪的头,又垂了下去:“可是,哥……"   

“噗,可是?可是什么可是,走咱们去看看吧,那双鞋,咱们去看看吧。”说完我就拽着雪往xx街走。我知道她想要的鞋在哪里。我曾经多次碰见过,站在店外的雪,透过橱窗,凝神的望着。   

”哥,你放开我,我突然觉得不想要那双鞋了。“我不理会雪。霸道地拽着她快步往前走。   

“哎呀!哥!”一向温柔的雪叫了起来,用力挣开了我的手。朝反方向跑去。   

“喂!雪!”“   

”嘁——“   

我没有去追雪,转身去往xx街。一直一直走着,在这座广大而狭隘的城市里我好像从未存在过,除了,看见雪的时候。   

红灯,作为一名遵纪守法有素质的好公民,我停了下来,和周围的遵纪守法的机械们一起停下来。一个声音在百辆汽车碾过马路而发出的轰轰声中出现了:你,真的要买吗?不如回去吧,回去吧。雪不也说她不想要那双鞋了吗?你一个月才多少钱?你要交房租,为她提供学费,每天还要去接她,给她做饭,已经够了吧!   

绿灯亮了,不过,究竟是谁的绿灯呢?   

穿过这条马路,穿过心中的阴霾,穿过那些不坚强。我到了,那日雪驻足的店前。   

这是一家小店,五十平方左右。装修简洁明了,两扇几近透明的玻璃门,精美的橱窗。它和周遭的店不同,在这条充满着时尚的油腻气味街道里,它散发出的是泥土般的芳香与厚重。店前坐着一位老伯,地中海,大大的黑框圆眼镜,一件白大褂,一条短裤以及……一双拖鞋……他面前摆了些鞋和很多工具:锤子钉子尺子笔,还有几样我没见过的玩意儿。老伯的右手边有一个竹筐,里面装了很多皮革。店内只有两排鞋架,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在里面踱步。我走了进去,老伯只是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图纸。未曾理会我,中年人则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出了店。我知道雪想要的鞋就在这里,可我不知道她想要的到底是哪一双。总之,先找找吧。不能给雪打电话,她是一定不会告诉我的。那么:雪是一个高中生,对高跟鞋应该不会感兴趣吧?运动鞋的话好像不怎么适合他,她是想要帆布鞋吗?从右边都橱窗看见来的话,这两排鞋架上的鞋应该都能看到。那么……   

"小子,你是来干嘛的?站在那里发什么呆?”我向老伯看去,他依旧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图纸。“老伯,这些鞋都是你手工做的吗?”   

“恩”老伯的声音很粗。   

“您的店,和周围的店不一样呢。”   

“啥?我的店不一样,小子,先不说不一样,你确定这个店的主人是我?你不觉得我更像是给这家店打工的吗?”   

“哈哈,老伯,没哪个打工的敢作出您这幅打扮。”   

“呵,小子还蛮聪明“,老伯抬起了头:你觉得我这点怎么样啊?”   

”周围的店卖的是鞋是衣物是物欲,得的是铜钱。您卖的是血,是灵魂,得的是,请问您得的是什么呢?"   

“妈的,臭小子,看你这样子也不像个书生,怎么说起话来文绉绉的,老子得的不是铜钱,是软妹币!”   

”哈哈哈哈哈“我和老伯相视大笑。   

”你不是来买鞋的?"   

"不,我是来买鞋的。“说完,我开始走向左边的鞋架,一双鞋一双鞋细细地打量。   

店里就只有我和老伯,很安静,时不时会从他那里传来铅笔划过纸面的声音,他在设计鞋吧。在柔和的灯光下,这些鞋子显得如此静怡,看了让了舒心,摸上去平滑无褶。这里的每一双鞋都倾注了匠人的心血。我便知道了,这家店与众不同的原因。   

“小伙子,你是给别人买的吧。”   

“恩,我妹妹。”我边说边用左手按着腰艰难地直起身子   

“妹妹,咋不把他带过来啊,给她个惊喜吗?”   

“对,老伯你说对了,我就是要给我妹妹一个惊喜。对了,老伯,你这最近有卖出去什么女鞋吗?”   

“小子,你别看我这店在祥和街,我一个月能卖出十双就感谢多闻天王咯!我已经半个月没卖出一双鞋了,现在的人埃男人要穿阿玛尼,女的非要款个LV,老子这店……"   

”什么!,我急了”,打断了老伯的话:“一个月十双鞋,而且是在寸土寸金的祥和街,那您的鞋得有多贵!?您应该可以从我的穿着中看出我买不起吧!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有点后悔,我不该用这么大声音吼的。人家本就没义务管你是不是买得起,我真是……居然如此无理取闹吗?雪,你的鞋,我……   

老伯看了我良久:”我的鞋,不贵,你买得起。“看着一脸惊愕的年轻人,老伯又道:”我儿子孝顺,他说这店是我的命,是他的回忆,不顾亲戚劝阻,每年都往这个坑里砸钱。“   

”值得,对他,对我。“   

一个激灵,我走向了右边那排鞋架,那里,有一双鞋子,原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雪想要的那双鞋。   

路边张贴的宣传画和坏了的常夜灯   

路口总是那样,所有的人都慌慌张张   

一个男子拿着一个盒子,走在路上。哦不,他是捧着的,就好像,捧着自己的一切。   

他来到一栋老旧楼下,打开了盒子,取出了一双鞋子——一双红色木鞋,小巧,精致,及时是在这样的傍晚,却也如太阳班鲜艳温暖。   

“咚咚”男子敲着门,然后把鞋藏在了身后   

“哥~你回来了。”一个女孩打开了门,齐耳短发,脸上挂满了笑容。   

男子的嘴角踌躇了一下,他说:”闭眼“”啊?“   

“闭眼”“哥?”“闭眼!”男子有些生气了!   

女孩哭了,她看见,哥哥手上,是那双红色木鞋。   一直一直走着,在这座广大而狭隘的城市里我好像从未存在过,除了,看见雪的时候,

“您的店,和周围的店不一样呢,”,“看着一脸惊愕的年轻人,老伯又道:”我儿子孝顺,他说这店是我的命,是他的回忆,不顾亲戚劝阻,每年都往这个坑里砸钱。

 



Baidu